说说文人的酸腐

说说文人的酸腐


黄高才


看问题必须持一分为二的观点,比如看中国的文化,既要看它的博大精深、源远流长,也要看它腐朽的一面——“学而优则仕”、“唯有读书高”就是典型的腐朽。受这些酸腐思想的感染,中国很多文人的脑细胞都变质了。脑细胞变了质,思想自然就有了酸腐的味道。这种酸腐表现有二:一是价值观错位,二是心理天平失衡。


先说价值观的错位。其代表人物是屈原和李白。这二位的文学才华确实了得,一个是有史以来中国第一个伟大的诗人,一个是才华冠盖古今的诗仙。倘使他们二位能安分守己,其人生也许会更加圆满。可惜的是,他们为自己的人生定错了位,不好好地做诗,老想着做官。结果是一个官没做成跳江自溺成了孤魂,一个官梦破灭病死异乡成了野鬼,本来挺光彩的人生却抹上了灰色的一笔。后世的文人大多受其酸腐气的熏染,总替他们愤愤不平。有谁想过,真的把治国大事交给他们做,他们行吗?屈原总跟郑皇后过不去,李白从不把杨贵妃放在眼里,这可都是打狗欺主的行为呀。连皇帝都敢欺负的人心中还有纲常吗?心中连纲常都没有的人能做官吗?这样看是是非非不就十分清楚了吗?既然他们生就了狂傲不羁的性格就应当安安分分地做诗,为什么非要往根本不适合自己的仕途上奔呢?


再说心理天平失衡。中国的文人大多有自高自大的毛病,看不到自己与他人的差距。这方面的人物多不胜举,“三国”中就有二位。一位是“刚愎自用”的马谡,读了几本破书就拿自己当神仙,别人的建议一概听不进去,结果失了街亭、丢了性命,不仅给祖宗脸上抹了黑,还让自己遗臭万年;另一位是“恃才放狂”的杨修,认了几个字儿就拿自己当天才,一会儿这里说文,一会儿那里解字,一天到晚臭显摆,结果怎样,命没了。

当然,中国的文人不一定都有酸腐气,尤其是这个时代的文人,大脑中的科学思想多了,旧文化的毒素少了,脑细胞坏死的可能性小了。但也不一定,那些写性的、写色的当代文人,身上的酸腐气比死老鼠还重。

发表评论